艳遇墨西哥,拉丁美女果然惊艳!

—-【原标题:艳遇墨西哥 拉丁洋妞就是好看!】

看完这篇文章,感觉写的太棒了!作者也十分有文采,用词很巧妙,引人入胜!所以,沙漠焰火果断转载过来供大家欣赏~

正文:

前些天因公去了墨西哥,公差本是无趣,天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但最后一天事情办完,偷闲转转,没想到却也着实惊了几回艳,真正意外之喜,不可不提。

美女,墨国拉丁血统美女,不但黄种人看得目不转睛,白人看了也是口水直流。不过开始形容她们之前先说她们两句坏话,以免看本文的女士心里过度不平衡起来–拉丁血统美是美,不过稍一年长就象气球开始吹气,到30岁即使脸还美如童贞少女,脖子往下已经….唉,….不忍再说了。

当然咱们男士可以只挑少女看嘛,不碍的,不碍的。三张多的你也可以只看她脖子以上啊。哎呀,女同志不要乱扔臭鸡蛋嘛。

9

在墨国看少女,差不多看一个惊一回艳,要写的话实在写不过来。只记得第一晚和同事去墨西哥餐厅吃饭,只见满眼的……唉,又说不下去了。反正我二人,一白种一黄种两个帅哥,衣着笔挺,孤孤单单,惶惶不安地坐在角落里,东张西望,看拉丁血统人风俗奔放,每来一位必把全桌人亲遍,亲脸哪!

某天一美女同事搭我们车回家,到她家只见一美丽小院,寂静无人,正寻思怎么让她开口请我进去喝杯茶才好,忽见一只小熊般大小的黑狗,鬃毛乱乍,汪汪狂吠,口水乱滴,隔着铁门向我直扑过来,立时没了邪念。美女笑说:“这是我的乖小宝贝。” 忽又听她说:“我的家对你是永远开放的,你到这里永远是受欢迎的。”不由得又开始乱想:“这是客气呢,还是拉丁的风俗,还是……?”

最后一天进城观光,见教堂口一群人等着开门进去做礼拜,其中一美女,美少女,真称得上是惊为天人。我在她旁边转来转去假装给教堂照相足有一刻钟,实际是想同她搭讪,给她照一张,但始终没鼓起勇气,也幸亏没照,否则往网上一上,马上墨国使馆门口申请签证的队就会比美国使馆还长。

墨国美女之所以美,一个原因是,差不多所有人的头发都很美。绝大多数是长发,一头蓬蓬的美发,披在肩上,散在背上,直的、卷的、黑的、棕的、金的……一头绝对秀的秀发,加上健康肤色、端正五官,人能差到哪里。在机场商店见到一美少女,棕色底的金发,蓬开了,一股股的鬈曲着,象水一样直泻到腰际。美呆了。

10

 

这样虽只三双手儿在拍,但出来的效果依旧是节奏、低音与和声样样俱全。加上吉它–它是整个乐队的灵魂-在那里风驰电掣地弹着主旋律,偶尔还不甘寂寞地跳到掌声中应和一些节奏性的击打音,。真是花样百出,让人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说个很俗很俗的字:“爽!”。

他们的曲子很长,每支都至少10分钟,可惜我知识太浅,不知弹的是否名曲,估计应该是。编曲编的那么好,如果不是现成名曲,那做这曲编这曲的人也太有才了。

半小时后才开始弹第三曲,弹到热潮时那马尾巴小伙动了动,可能是要有他的事了。他皮肤挺黑,长长的马尾巴梳到脑后,在女孩眼里他的相貌应该是很英俊的吧。他眼睛很细,身子动了动后把眼睛闭上了,也可能没完全闭,看不太清,然后忽然张开嘴唱了。

11

他唱的是什么听不清,象是一句句的在喊着什么,我听起来好象只是个“啊”的音,随着嘴张嘴闭音色稍有变化而已。我听过信天游,听过长调,听过另外几种民歌,但这个小伙唱的比这些民歌都要粗野得多,原始得多,我再也没想到会在斯时斯地,听到那么原始的调子。他在喊,实实在在地喊,拼命地喊,又有些旋律,感觉象是古代祭祀时那种歌一样。

你们可以想象他就象一匹无所顾忌的狼,一声声嚎叫着,偏又和吉它声,铃鼓声、手鼓声声声相和,滴水不漏,确是音乐上的极高造诣。我学识实在是浅,不知那是西班牙风格还是墨西哥自己的风格的什么东西,估计是西班牙的东西,因为听着他的歌声,就好象胸膛里有一头受了伤的公牛在滴着血左冲右突,要把你的身体挑开个洞一样。

这也算是我的一次惊艳吧,一次与音乐的狭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