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坷德错译趣事:她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铁姑娘,胸口还长毛呢!

  • A+
所属分类:西国杂谈
☞『520西班牙语网粉丝福利:站长我抢到了500枚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分享给大家,淘宝购物能省钱30%!点我去领取!

 原标题:《莫把错译当经典》 ----- 转载自:《中华读书报》2003年8月6日

      从全面的角度来考量,我们西班牙语文学翻译界有一位堪称大师级的翻译家,那便是年逾九秩的杨绛先生。杨先生从西班牙文原文译的两部西班牙文学名著《小癞子》和《堂吉诃德》至今依然受到业内人士的尊重。杨先生原本即精通英、法等多国文字,年近天命又以极其坚强的毅力始学西班牙文,志在攻下《堂吉诃德》这一文学堡垒,精神可敬可佩。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德语文学研究专家张黎先生回忆,杨绛先生的《堂吉诃德》直译本部分原稿在十年动乱时期遗弃在所内一无人问津的办公室里。不经意间,被心地善良、爱护知识财富的张黎先生发现,他便立即将这一险遭埋没的译稿交呈人事处。于是,这一稀世瑰宝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几经磨难于1978年顺利面世,开创了我国由原文翻译《堂吉诃德》的先河,成为我国西班牙语文学翻译界的一件大事,也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杨绛先生也因此获得了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颁发的智者阿丰索十世大十字勋章。

  杨先生的译本,我国西班牙语文学翻译界也极为重视,当时几乎人手一部,作为教材范本恭读学习。应该承认,其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像李健吾先生等前辈翻译家一样,杨先生的译本也难免若干缺憾或漏洞,也需要有人民文学出版社那样的编辑家加以补苴罅漏,使之更臻完美。

  恕笔者斗胆直言,若论汉语功底,迄今为止,《堂吉诃德》的译者尚无一人可与杨先生比肩;但倘论对原文的理解,则后起之秀中已有多人超越。应当认为,这是我国译界的可喜现象。因为经过40余年的国家培养,毕竟出了一批高质量的宝贵的西班牙语人才。

  近日,有人撰文引用了杨绛先生在《堂吉诃德》中的一段译文,将之与另一位译者的译文进行比较,要得出“翻译彼此殊异可能性”的结果。(陈众议:《背叛之背叛》,2003年6月11日《中华读书报》)不错,翻译的确可能会彼此殊异的,即所谓“一千个译者,就有一千个莎士比亚”。但大前提是对原文的理解必须正确,否则就没有可比性。

  杨先生那段被引用的译文是:“我可以告诉您,她会掷铁棒,比村子里最壮的大汉还来得。天哪,她多结实啊,身子粗粗壮壮的,胸口还长着毛呢!”(《堂吉诃德》第25章,第212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第2版)据陈众议称,这是“杨绛先生……‘原汁原味’地移植了桑丘对堂吉诃德‘意中人’的不屑”。但笔者认为,恰恰是杨译的最后一句话“胸口还长着毛呢”扭曲了原文的本意,因而是一处败笔。

  注意,“胸口还长着毛呢”的原文是“de pelo en pecho”。查词典,“de pelo en pecho”乃一句习语,作“dícese de la persona fuerte y valiente”解,即指“结实而勇敢的人”。原来,这是西班牙极其普通的一句习语,我们千万不能望文生义。

  咱们中国也有一句成语,叫做“胸有成竹”。跟西班牙文的“de pelo en pecho”一样,也失去了原有的词意,或典故意义,仅有成语意义,作“有把握”解。此成语西文可译成“tener bien pensado un plan”,但切不可按字面直译,成“tener bam-búes en el pecho”,闹出外国人看了会莫名其妙的大笑话。诸如此类的习语还有一个,曰“tomar el pelo”。这一习语,就曾被一位相当知名的译家按字面意思译成“抓头发”,其实它的正确习语意义是“取笑,开玩笑”。

  我们再来看看其他几位译家是如何处理“de pelo en pecho”这一习语的。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教授董燕生先生译为:“告诉您说吧,玩起扔铁棒来,她敢跟村上最壮的小伙子比试比试。真是个难得的姑娘,堂堂正正,有股丈夫气。”(《堂吉诃德》,董燕生译,浙江文艺出版社,1995)《新西汉辞典》主编、新华社西班牙语译审张广森先生译为:“我知道,掷铁棒比得上村里最壮的小伙子。上帝保佑,她是个有主意的女人,没得可说,有股子男子气概……”(《堂吉诃德》,张广森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

  这里,“de pelo en pecho”被分别译为“有股丈夫气”,“有股子男子气概”,词殊意同,几位译家是按习语意义译出的。

  当然,也有一些译家是与杨绛先生的译法接近的。如南京大学西班牙语系教授孙家孟先生就译为:“……我可以告诉您,她玩掷棒游戏就跟村里最棒的小伙子一样。天啊,那可是个结实的姑娘,长得粗粗壮壮,胸口上都长着毛……”(《堂吉诃德》,孙家孟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

  该大学另一位西班牙语教授屠孟超先生的译笔也大同小异,他译为:“……我告诉您,她会掷铁棒,掷得和全村最棒的小伙子一样远。好家伙,她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铁姑娘,胸口还长毛呢。”(《堂吉诃德》,屠孟超译,译林出版社,1995)和杨先生一样,上述两位教授都犯了望文生义的毛病,把“de pelo en pecho”译成“胸口长毛”了,笔者不敢苟同。其实,“de pelo en pecho”只用来形容一个人的禀性脾气,不指具体的形体,不是真的胸口一定就长毛。就语感而言,这是任何一位西语读者一看便知的。笔者以为,名家译作中的失误乃至败笔,是应该而必须指出并加以改正的,这是对名家更大的尊重和爱护,也是对读者的高度负责。否则,任其蔓延和流传,影响将不会是有益的和积极的,甚至会是负面的。上世纪80年代初期,博尔赫斯的著名短篇小说《小径分岔的花园》(El jardín de senderos que se bifurcan)曾被一位知名翻译家误译为《交叉小径的花园》。不但小说篇名被译错,博氏在小说里借人物之口说的一句话:“……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将来”,也被误译为:“……时间是永远交叉着的,直到无可数计的将来……”分岔,才能通向无数;交叉,只能通向一个,如何通向无数呢?很明显,译者根本没有吃透原文,意思满拧了。此篇小说后来虽经西班牙文功底深厚的王永年先生重译,但是先入为主,误译影响了一大批博尔赫斯读者,特别是热切向博氏学习借鉴的中国中青年作家。时至今日,甚至还有人撰文著书,大谈博氏的时间“交叉”理论呢!无奈何似!

     

  

  • QQ交流群
  • 扫一扫加群一起学习西班牙语!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520西班牙语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