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一个富有的国家是如何垮台的

  • 委内瑞拉,一个富有的国家是如何垮台的已关闭评论
  • 15
  • A+
所属分类:西国资讯

委内瑞拉国内正面临食物短缺的困境。该国医院住满了患病儿童,但医生却没有足够的药物或者是X光设备,整个国家的电力供应也无法得到保障。

如今委内瑞拉国内唯一不缺的正是“混乱”。

委内瑞拉经济正走向崩溃的终点,患病和吃不饱的民众正陷入绝望之中。

与此同时,委内瑞拉政坛也面临着危机。该国总统马杜罗要求本周日(当地时间7月30日)举行全民公投。此次全民公投如果获得通过,马杜罗便可以修改宪法并为现有国民大会(被反对派控制)成员寻找替代者,替代者的所有人选全部都马杜罗亲手挑选。

委内瑞拉曾经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国家,下面是CNNMONEY梳理的该国一步步分崩离析的过程。

委内瑞拉,一个富有的国家是如何垮台的

委内瑞拉经济——早已无法回头

委内瑞拉是全球范围内原油供应最大国家之一,由此该国曾经被认为坐拥取之不尽的现金储备。如今委内瑞拉政府国库即将枯竭,物价飞涨,没有人知道这样糟糕的情况是否会继续恶化。

20世纪90年代委内瑞拉曾经是南美洲的经济发动机。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997年访问南美洲时,首站即是委内瑞拉。

然而委内瑞拉国内的不平等现象一直在加剧。一小股精英势力牢牢的控制住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与此同时贫穷潦倒的现象也在不断蔓延。

1999年委内瑞拉选出了查韦斯担任总统。查韦斯上台之后切断了委内瑞拉与美国之间的联系。查韦斯对委内瑞拉的统治直至2013年他患病去世而结束,即使在今天查韦斯仍然被穷苦大众视为国家英雄。

查韦斯政府在福利项目方面花费巨大,政府为每一件商品都设置了固定的价格。政府甚至宣布农场国有化,之后却将它们统统抛弃,取而代之的则是将国家经济全部押宝在原油出口市场。

在去世之前,查韦斯选择马杜罗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后者也继承了查韦斯政府执行的各项政策。马杜罗政府还宣布停止公布任何可靠的统计数据,包括经济增幅和通胀率。马杜罗政府从建设项目中收取数百万美元的贿赂款,甚至在难以偿还现有债务的情况下依然大举借贷。

就在此时,国际原油价格开始大幅跳水。

2014年国际油价约为每桶100美元。随着新采油技术(贝岩油)的发展使得原先那些无法采挖的原油源源不断的流入输油管道,部分国家开始大幅加大市场供应量。然而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原油消耗却没有再增加,供大于求的尴尬情况最终使得油价在2016年跌至每桶26美元。

眼下国际油价维持在每桶50美元左右,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国家收入较之前相比直接被“腰斩”。

委内瑞拉,一个富有的国家是如何垮台的

图:2011年是委内瑞拉政府现金储备为300亿美元,到2015年时这一数字降至200亿美元,而到2017年7月只剩99亿美元。

随着油价走低以及政府现金储备减少,控制物价成为马杜罗政府所面临的一道难题。委内瑞拉政府目前仍然对粮食销售进行大幅补贴以使其远低于正常价格并以此作为安抚穷苦阶层的手段。此外,政府以极快的速度印制钞票,导致该国货币玻利瓦尔大幅贬值,其对国内就业和劳资水平也造成巨大冲击。

马杜罗对于国外企业的敌意之大使得大量外企离开委内瑞拉。百事、通用汽车和联合技术公司等等外企无不缩减在委国内的业务乃至彻底退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今年委内瑞拉的失业率或达到25%。

委内瑞拉通胀率正变得越来越糟。2010年时1美元可兑换大约8玻利瓦尔,而根据今天的非官方汇率,1美元可兑换超过8000玻利瓦尔。明年委内瑞拉物价的增幅或超过2000%。

委内瑞拉,一个富有的国家是如何垮台的

委内瑞拉缺少药品和食物

值得一提的是,马杜罗在今年内已经前后三次提升国内最低工资标准。此举使得委内瑞拉国内贫穷群体困苦的生活迎来短暂缓解,但有专家表示越来越贬值的货币只会给民众造成长期的痛苦。

高盛集团负责拉丁美洲区域的经济学家阿尔伯特-拉莫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委内瑞拉的经济真的非常糟糕,总体来说已经处于崩溃状态,其已经无法再回头。”

马杜罗将委内瑞拉经济的崩溃归咎于反对者身上,他还表示美国政府对委内瑞拉领导人实施制裁正是美国在经济领域向委内瑞拉选战的证据。

多年以来,马杜罗不得不在两件事上做出选择——向国外投资者偿还债务,或者是用这笔钱从国外进口食物和药品。

马杜罗选择了前者。结果是委内瑞拉人民开始挨饿,医院病患的死亡率开始飙升。根据一项全国性调查的结果,去年里委内瑞拉国内极度贫困人口的平均体重减少了19磅。商业组织美洲委员会副总裁艾瑞克-法恩斯沃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委内瑞拉国内有人正在挨饿,我将其称之为一个失败的国家。”

目前委内瑞拉暂时从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三国进口粮食。根据市场调查机构Panjiva公布的数据,今年前五个月委内瑞拉从上述三国进口粮食的规模较2015年同期相比减少了61%。

此外,委内瑞拉国内的医药短缺情况更为严重。根据委内瑞拉政府罕见公布的记录显示(公布记录的做法之后遭到了马杜罗的斥责),2016年委内瑞拉国内有756名妇女在生产期间和生产不久之后死亡,这一数字较2015年上涨了76%。

2016年委内瑞拉国内有将近11500名婴儿死亡,较2015年增加30%。2016年该国疟疾发病病例升至240000例,较2015年增加76%。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一家儿童医院的儿科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医院甚至无法为病人供应足够的食物,我们仍然没有药品,X光机、CT扫描仪统统都都没有。”

不仅仅是食物和药品,在干旱期间委内瑞拉民众有时还要面临电力和用水配额供应的情况。

各种危机的发生使得委内瑞拉的中上阶层人口大量离开。委内瑞拉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托马斯-帕厄兹通过调查发现,自1999年以来接近有200万委内瑞拉人离开这个国家。目前委内瑞拉的人口仅有3000万人。

2015年反对派领导人赢得国民大会多数议席,成为委内瑞拉政坛潜在的转折时刻,然而人们迎来的却是政治社会的大堵塞。

2016年年初,马杜罗将最高法院法官换成自己的支持者以阻止国民大会对自己进行弹劾。当年3月最高法院试图解散国民大会,由此导致国内出现持续数月的示威游行,而在这一过程中有接近100人死亡。

上周四(当地时间7月20日)马杜罗在Twitter上上传了一则他驾车穿越加拉加斯道路的视频,以此证明他仍旧牢牢掌控权利。在镜头中马杜罗坚称加拉加斯的街道完全安全,人们的生活工作也处于正常轨道。

然而就在距离马杜罗几英里的地方,镜头之外有一些年轻人正在同防暴警察搏斗,大街上燃烧着熊熊烈火。(双刀)

  • QQ交流群
  • 扫一扫加群一起学习西班牙语!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520西班牙语微信公众号!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