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恩仇录: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的恩恩怨怨

  • 千年恩仇录: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的恩恩怨怨已关闭评论
  • 337
  • A+
所属分类:西国杂谈
♂欢迎加入520西班牙语学习交流QQ群:607681129 我们在那里等你哦~

2006年西甲的国家德比赛前,巴塞罗那的俱乐部主席对媒体说,我们是代表一个国家(加泰罗尼亚)来马德里比赛的。皇家马德里的俱乐部主席回应道,“加泰罗尼亚是一个国家吗?” 熟悉西甲的球迷都知道巴萨和皇马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在一定程度上,这两支球队的恩怨情仇就是加泰罗尼亚(Catalunya)和西班牙长期历史关系的投影。

加泰罗尼亚地区在伊比利亚半岛的东北部,北临比利牛斯山脉与法国接壤,东临地中海,西部、南部分别是阿拉贡和瓦伦西亚。和西班牙人一样,加泰罗尼亚人主要是伊比利亚凯尔特人和希腊人、罗马人的混合后裔,不过加泰罗尼亚人或许有腓尼基人和迦太基人等人种成分。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加泰罗尼亚语,和西班牙语同属印欧语系罗曼语族。

加泰罗尼亚南部的塔拉戈纳曾是罗马帝国的军事要塞,至今保留有奥古斯都大帝庙、城垣、疏水道和圆形剧场等罗马遗迹;东部的巴塞罗那在罗马时期是贸易重镇,后来发展成加泰罗尼亚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西罗马帝国崩溃后,加泰罗尼亚先后被西哥特人和摩尔人占领。到了公元801年,加泰罗尼亚被法兰克王国的查理曼大帝之子路易收复,交由巴塞罗那伯爵管理。由于有濒临地中海的天然良港以及经商传统,加泰罗尼亚的海洋贸易和商业文化一直很发达。

 

千年恩仇录: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的恩恩怨怨

十二世纪之前的加泰罗尼亚(红色部分)

公元1137年,阿拉贡王国的王位继承人佩德罗尼亚公主与巴塞罗那伯爵贝伦格尔四世联姻,此后巴塞罗那与阿拉贡形成共主邦联(见扩展阅读)。1164年,佩德罗女王与贝伦格尔四世之子阿方索二世成为阿拉贡国王,他同时继承了父亲的巴塞罗那伯爵爵位,因此阿方索就开创了阿拉贡王国的巴塞罗那王朝,这一王朝持续了两百多年,加泰罗尼亚和阿拉贡各自独立发展自己的文化、习俗和语言。凭借加泰罗尼亚强大的海军和经济力量,阿拉贡王国实力大增,其疆域向北扩张至比利牛斯山脉以北的部分法国地区,向南收复了摩尔人控制的瓦伦西亚,并先后占领了科西嘉岛、撒丁岛以及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王国,并一度控制了雅典公国。阿拉贡成为西地中海不可一世的霸主。

加泰罗尼亚的不幸始于1410年。巴塞罗那世系的阿拉贡国王马丁一世在这一年去世,没留下子嗣。卡斯蒂利亚(Castilla)是当时西班牙内陆最具野心的王国,统治了现今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区。面对卡斯蒂利亚的经济诱惑和政治压力,阿拉贡王室选举卡斯蒂利亚国王胡安一世的儿子费尔南德一世(马丁一世的外孙)为新国王。卡斯蒂利亚王国是一个农业经济为主的国家,因循守旧,轻视商业,对天主教的异常狂热也令后来的西班牙疲于征战。费尔南德入主阿拉贡王国后,就联手阿拉贡人打压重商主义的加泰罗尼亚。加泰罗尼亚人的反抗也日益加强,在阿拉贡国王胡安二世时达到第一次高潮。坚持十多年后(1462-1473年)加泰罗尼亚人终于失败,首府巴塞罗那几乎被夷为平地。

加泰罗尼亚的厄运还没有结束。1469年,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女继承人伊莎贝拉本该嫁给葡萄牙的年迈国王,任性的她却与阿拉贡王子斐迪南二世(来自卡斯蒂利亚王室)私奔,两人的爱情虽然修成正果,加泰罗尼亚的命运就此发生根本改变。两个亲上加亲的王室联姻,其结果不仅是卡斯蒂利亚与阿拉贡最终结为共主邦联(正如当年的阿拉贡与巴塞罗那)。邦联的两个王国虽各自独立发展,但政治权力越来越集中于以塞维利亚为中心(后为马德里)的卡斯蒂利亚。卡斯蒂利亚与阿拉贡的合并也标志着伊比利亚半岛上统一政治体——西班牙的诞生。

1492年,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资助的哥伦布发现了圣萨尔瓦多岛后,西班牙开始在美洲大陆殖民扩张,然而卡斯蒂利亚却垄断了从“新西班牙”获得的几乎全部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加泰罗尼亚的商人渐渐不敌意大利的热那亚商人,来自地中海的贸易经济走向衰落。内外交困之下,加泰罗尼亚与卡斯蒂利亚的裂痕越来越深。加泰罗尼亚人经过长期斗争,在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期间(1556—1598年),获得了高度自治地位,他们拥有独立的议会,税收权和有限立法权。

虽有美洲殖民地源源不断的白银可供挥霍,由于多年在欧洲穷兵黩武,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见扩展阅读)债台高筑,并且多次违约不还。在如火如荼的欧洲三十年战争期间,西班牙收回了加泰罗尼亚的征税权,肆意榨取当地资源和并对农民课以重税。1640年,不堪压迫的加泰罗尼亚农民手持镰刀袭击卡斯蒂利亚驻军,“收割者战争”爆发。1641年,兼任巴塞罗那伯爵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应援介入战争,加泰罗尼亚宣布成为共和国。此后十年时间里,加泰罗尼亚在法国的保护下脱离了西班牙。好景不长,1652年西班牙攻占巴塞罗那;1659年,法国与西班牙缔结条约,加泰罗尼亚被法国放弃,重归西班牙控制,法国则收获了阿拉贡王国北部的部分地区。这场战争衍生而来的《收割者》一歌后来被定为加泰罗尼亚的“国歌”。

在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绝嗣引发的王位继承战争中(1701-1714年),加泰罗尼亚加入了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联合阵营,然而最终获胜的却是敌对方法国波旁王朝。加泰罗尼亚再次被抛弃,主要盟友都与法国签订和约了,前者却毫不知情,直到巴塞罗那被攻陷。战争发生在西班牙本土,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势力也遭到重创,西班牙的新国王菲利普五世趁势收回了加泰罗尼亚的一切自治权:宪法被废除,政府机构被撤销,加泰罗尼亚语被禁止作为官方语言,大学被关闭等等。西班牙进入了更加专制的波旁王朝时期,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民族国家的形成期。卡斯蒂利亚的政治和法律制度被强行推行到全国,西班牙语(实际就是卡斯蒂利亚语)被指定为官方语言。有着近七百年历史的阿拉贡王国被废除,加泰罗尼亚从1714年起变为西班牙王国的一个行省,进入了其历史上最黑暗的阶段之一。

不屈不挠的加泰罗尼亚人从未放弃摆脱西班牙的努力。在十九世纪的两次卡洛斯战争(1833-1840年,1873-1876年)里,加泰罗尼亚先后加入了挑战西班牙王位的唐.卡洛斯(国王斐迪南七世之弟)和小唐.卡洛斯(唐.卡洛斯之孙)的阵营,西班牙另一个有独立倾向的巴斯克地区也支持挑战者。不过,两场战争皆以卡洛斯家族失败告终,期间西班牙确立了君主立宪制,悲情的加泰罗尼亚仍然一无所获。

从上述卡斯蒂利亚(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关系史来看,王室联姻在转变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欧洲王室之间的联姻历史悠久又错综复杂,国土和臣民往往通过共主邦联和领地等方式被不同君主统领。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室是欧洲史上统治领域最广的王室,在鼎盛期卡洛斯一世(查理五世)统治了西班牙、西属尼德兰、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阿尔萨斯、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岛、萨丁岛、那不勒斯王国以及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而加泰罗尼亚却在一次次联姻与合并中越来越丧失其自主性和自治权。

千年恩仇录: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的恩恩怨怨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卡洛斯一世(1519年)统治下的欧洲地区,紫色为卡斯蒂利亚王国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王室联姻的近亲结婚致使哈布斯堡王朝很快衰落。卡洛斯二世是哈布斯堡王朝的最后一位西班牙国王,他之前的十一次王室婚姻有九次近亲结婚,包括两对叔叔和侄女的婚姻。卡洛斯二世(查尔斯二世)身患多种遗传病以及智障和癫痫,并因为不育绝嗣引发了上述的王位继承战争。欧洲历史上最幸运的一次王室联姻或许是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的女儿玛丽与荷兰奥兰治亲王威廉(玛丽的大表兄)的结合。光荣革命中(1688-1689),后两者驱逐詹姆斯二世,接受了议会通过的“权利法案”,成为共治英国的国王和女王,此后君主立宪政体逐渐在英国确立起来。

在十九世纪工业化革命后期,加泰罗尼亚成为西班牙的工业中心,经济的繁荣激发了加泰罗尼亚民主主义者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加泰罗尼亚逐渐恢复了其传统的自治权。1913年,加泰罗尼亚联邦自治政府成立,直到1925年被里维拉政府取缔。1931年西班牙君主立宪政体崩溃,1932年加泰罗尼亚与新成立的共和国政府达成妥协,通过了自治法令。1936年开始的西班牙内战中,加泰罗尼亚坚定地站在共和国政府一方,与代表教会和军人等右翼势力的、受到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支持的弗朗哥军队英勇战斗。虽然得到三万多人组成的国际纵队强力支援,共和国政府还是战败,加泰罗尼亚的悲剧再一次上演:内战中数十万加泰罗尼亚人战死,在战后弗朗哥独裁统治的三十多年(1939-1975年),加泰罗尼亚人的所有自治权几乎都被剥夺,在公共场合他们甚至不能说母语。经历了无数次无数人周期性的流血斗争,加泰罗尼亚似乎总是失去一切回到原点。

天佑加泰罗尼亚。弗朗哥死后,西班牙向民主制度转型。1979年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获得西班牙议会通过,正式成为西班牙的一个自治区。加泰罗尼亚拥有一个一院制的区议会作为立法机构,与西班牙政府分享教育、卫生和司法的管辖权,并组建了自己的警察部队。加泰罗尼亚语是自治区第一母语,是西班牙官方语言之一,甚至是欧盟文件的必用语言之一。在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加泰罗尼亚语,而非西班牙语,是三种官方语言之一,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也是加泰罗尼亚人。

1979年之后,加泰罗尼亚虽然享有相当高度的自治,但在民族主义者心中,这些自治权远远不够。在普约尔和马斯两任自治区主席的推动下,“加泰罗尼亚化”和“加泰罗尼亚认同感”获得充分发展。加泰罗尼亚参议员在西班牙议会和欧洲议会工作时只能说加泰罗尼亚语,公职者必须会说写加泰罗尼亚语,移民只有掌握加泰罗尼亚语才能有正式工作,加泰罗尼亚地区放映的影视作品必须翻译成加泰罗尼亚语。加泰罗尼亚在全球有27个代表处,甚至还有五个“大使馆”。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富裕地区之一,拥有750多万人口,占西班牙总人口16%,却贡献了20%以上的总税收。西班牙的税收财政体制是平衡和照顾弱势地区的,加泰罗尼亚贡献了最多的税收,却不能得到成比例的国家下拨经费,而教育和医疗等社会福利开支,却要依靠自治区政府筹划。雪上加霜的是,2008年融危机后,部分由于西班牙的国家债务信用,加泰罗尼亚无法在国际资本市场融资纾困。

对抗斗争的血腥历史,迥异的语言文化和民族秉性,加之火上浇油的利益分配矛盾,促使加泰罗尼亚的自治乃至独立活动越来越“激进”。2006年,加泰罗尼亚举行了扩大地方自治权的公投,73.9%的投票者支持更多自治权。不过实际投票人数不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2012年9月11日的加泰罗尼亚日(即1714年巴塞罗那被法国和西班牙联军攻破的沦陷日)上,超过两百万加泰罗尼亚人走上街头参加独立活动。2014年的加泰罗尼亚日恰逢三百周年纪念,据称将有更大规模的独立活动在加泰罗尼亚展开,为定于两个月后11月9日的独立公投造势。

无独有偶,今年欧洲另一个具有强烈独立倾向的地区苏格兰将在9月18日举行独立公投,这个公投的结果是有法律和实质意义的。然而在西班牙,按照宪法马德里政府是可以否决公投的,而且凡涉及1978年宪法内容的公投,必须在西班牙全国范围内举行。马德里政府向来的立场是维持国家统一,为此甚至不惜与多数欧洲国家背道而行,至今不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如果加泰罗尼亚能公投独立,那么语言文化与西班牙相差更大,更激进的巴斯克地区(巴斯克语甚至不属于印欧语系,1968年以来,巴斯克的恐怖组织埃塔造成超过八百人丧生)必定会紧随其后。

作为加泰罗尼亚的骄傲,支持独立的巴塞罗那俱乐部可以影响30%的选民。现在每当巴萨主场比赛行到第17分14秒,诺坎普的球迷都会高唱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歌曲。另有报道称,巴萨因为独立倾向可能会加入法国甲级联赛。果真如此的话,曾经的西班牙国家德比将只能在欧洲冠军联赛上看到了。

 

  • QQ交流群
  • 扫一扫加群一起学习西班牙语!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520西班牙语微信公众号!
  • weinxin